香港申通 > 威海要聞

《長津湖》讓你熱淚盈眶?威海這些抗美援朝英雄同樣值得尊敬!

2021-10-05 編輯: 宋倩

       近日,電影《長津湖》火爆熱映,很多市民表示,看完電影之後感動、震撼,燃起了強烈的愛國熱情。由此,很多人的目光再次聚焦到抗美援朝那段歷史。你知道嗎?威海人中,也有很多你熟悉或不熟悉的老兵曾參與到抗美援朝戰爭中,你崇敬的英雄,其實就在我們身邊!

  李耀文:指揮部隊斃傷敵人3.8萬餘人

  參與抗美援朝戰爭的李耀文(時任26軍政委)是威海人。1950年11月,在抗美援朝戰爭中,第26軍在軍長張仁初、政委李耀文的率領下,在極其艱苦和困難的條件下,參加了第二、四、五次戰役和金化、鐵原防禦戰。

  右一為李耀文
 
  在第四次戰役第二階段,二十六軍在抱川、漣川一線,採用運動防禦的戰法,阻擊西線進攻之敵主力,激戰38晝夜,殲滅敵軍1萬餘人,並創造了步兵班擊毀美軍9輛坦克的紀錄。

  在金化、鐵原防禦戰中,26軍在五聖山、新岱裏、平康一線,堅守陣地近十一個月,進行大小戰鬥565次,殲敵2萬餘人,勝利完成了阻擊任務。

  在與以美國為首的“聯合國軍”和南朝鮮軍浴血奮戰的19個月裏,李耀文等指揮部隊斃傷“聯合國軍”和南朝鮮軍共3.8萬餘人,完成了作戰任務,為保衞祖國安全、維護世界和平作出了貢獻。
 

  一級戰鬥英雄王海:擊落擊傷9架敵機

  抗美援朝英雄、空軍上將王海是威海人。在抗美援朝空戰中,他共擊落擊傷敵機9架,先後榮立過二等功、一等功、特等功,被空軍授予“一級戰鬥英雄”稱號。他所帶領的“王海大隊”,與號稱“世界王牌”的美國空軍激戰80餘次,擊落擊傷敵機29架,榮立集體一等功。朝鮮戰爭結束30多年後,巴基斯坦已故總統哈克乘讚譽王海為“以往的空戰中敢和美國空軍較量的唯一的空軍司令”!

  在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至今仍陳列着一架繪有9顆紅星的米格-15殲擊機,就是王海當年駕駛過的功勳飛機。

  朝鮮戰爭爆發時,剛組建的新中國空軍僅有2個殲擊航空兵師,1個轟炸機團,1個強擊機團,共有各種作戰飛機不足200架。而美國在朝鮮戰場上投入大量空中力量,先後投入的空中兵力共有14個聯(大)隊,各型作戰飛機1100餘架,飛行員大部分參加過第二次世界大戰,飛行時間都在1000小時以上,並有許多王牌飛行員。

  1951年10月下旬,根據志願軍空軍的統一部署,航空兵第3師肩負着黨和祖國人民的期望,飛赴硝煙瀰漫的朝鮮前線。10月20日,該師召開了出征前的誓師大會,一位年輕人在會上代表參戰飛行員進行了宣誓:“我們將英勇戰鬥,不怕犧牲,去奪取空戰的勝利。我們有壓倒一切敵人的英雄氣概,而不被敵人所壓倒。”這位宣誓人就是王海,當時只有26歲,是中國空軍第3師第9團第1大隊大隊長,他的誓言代表了參戰部隊和飛行員的堅定決心。

  王海所在部隊先後兩輪參戰,他所率領的9團1大隊共參加空戰80多次,擊落擊傷敵機29架,飛行員們人人有戰績,每架飛機上都塗上了標誌着戰功的紅五星。

  開國將軍張玉華:打勝抗美援朝第一仗

  開國將軍張玉華是山東威海人,他雖然已經離世,但“敬禮老兵”的形象卻深深印刻在人們的腦海裏。他當時便參與過指揮抗美援朝戰爭。

  1950年,時任志願軍第118師政委的張玉華和師長鄧嶽一起率部進入朝鮮,向志願軍司令員彭德懷報到,成為彭德懷祕密進入朝鮮後,見到的第一支志願軍部隊。

  當時的朝鮮戰局,形勢極為險惡,中美作戰力量對比懸殊。幾乎沒有人懷疑以美國為首的所謂“聯合國軍”將在這場戰爭中取勝。因為裝備實力的巨大差距就擺在那裏。美軍一個軍擁有坦克430輛;中國人民志願軍最初入朝的6個軍,一輛坦克也沒有。美國空軍在朝鮮擁有1100架作戰飛機;志願軍當時別説作戰飛機,連防空武器都極端缺乏。

  10月25日清晨,張玉華指揮的118師在温井兩水洞地區全殲李偽軍的一個加強營,斃傷俘敵486人。黨中央將10月25日這一天定為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紀念日。

 

  在抗美援朝戰爭中,張玉華所在的118師是第一批出國的部隊,是打勝出國第一仗的部隊,是連續參加5次戰役的部隊,是經歷抗美援朝戰爭全過程的部隊。

  他們也曾參與過抗美援朝戰爭

  在市退役軍人事務局整理的威海抗戰老兵名錄上,很多人的履歷中都有“曾參加抗美援朝戰爭”的記錄。他們在軍中擔任着狙擊手、隨軍軍醫、戰地護士、通訊員、警務員、鉗工等等不同的“工作”,但戰場上的他們都是同樣的義無反顧、挺身而出、英勇頑強、捨生忘死。

  上甘嶺戰役是侯善法一輩子都難以磨滅的記憶。那年冬天的冷,讓很多志願軍沒犧牲在敵人的槍炮之下,卻被活活凍死。很多人都是在晚上睡着後再也醒不過來了。為此,侯善法建議全連戰士晚上一定不能睡覺,只有在太陽出來以後才可以迷糊一會兒。甚至讓連長領着士兵們跑步,這才保證他們炮兵團全團沒有一個被凍傷。

 

  於學洪當時擔任通訊員,準備去給師部送信,遇到敵人炮擊,三發炮彈,其中兩發落在身體兩側,一發落在腳後跟,半截身體被埋在泥裏,所幸自己並未受傷,掙扎起來繼續送信。

  張玉周説,赴朝期間,為了搶修鐵路,保障物資運輸,他們顧不上防空躲避,冒着炮火隨炸隨修,多少戰友犧牲在身邊……

  於忠憲現在雙眼幾乎完全看不見。就是因為當時在朝鮮戰場上,他不顧危險前去救傷員,一個炸彈爆炸,彈片擦着他的眼皮飛過,眼睛重傷,右眼當時就看不見了,左眼視力也只剩一點點,至今他的胸脯和鼻子右側還存有彈片。

  孫管然,在抗美援朝第五次戰役中身負重傷,至今彈片仍在腹腔內。

  於國義回憶,當時朝鮮戰場上環境惡劣,零下三十度的環境裏過黃草嶺,四十里的路程,戰士們沒有棉鞋、沒有棉大衣,關節都凍硬了。送來的土豆,到手裏已經變成了“冰豆”,別説用牙咬,連刺刀都砍不動。但就是憑着中國志願軍不怕犧牲、頑強作戰、前赴後繼的精神,美國最終被迫簽訂停戰協議。

  ……

  老兵們這樣的切身經歷還有很多,但他們的信念正如《長津湖》中所言:“這場仗我們不打,就是我們的下一代要打。我們出生入死,就是為了讓他們不打仗。”

  繁華盛世 感謝有你們

  威海作為紅色膠東的源頭,也湧現出了理琪、張連珠、於得水、馬石山十勇士等眾多的英雄人物和羣體,2.3萬多名革命烈士為國捐軀。他們對理想的堅定信念、對黨的無限忠誠、為事業的不懈追求,他們視死如歸的革命精神、大義凜然的革命鬥志,成為黨在膠東、威海各個歷史時期,為人民謀幸福、為中華民族謀復興的初心和使命的光輝寫照。

  感謝你們,帶來了如今這繁華盛世!(Hi威海客户端記者 顏燕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