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申通 > 威海要聞

40年,他為中國的萬里海疆修築了一道“海上長城”!

2021-10-01 編輯: 時英豔

      劉永坦是著名雷達與信號處理技術專家,對海探測新體制雷達理論與技術奠基人和引領者,中國科學院院士,中國工程院院士,哈爾濱工業大學教授。就是這樣一位堅持家國情懷、矢志科技報國的科技工作者,與威海有着深厚的緣分——1988年,劉永坦帶領團隊在威海海岸成功研製建立了我國第一部新體制遠距離雷達實驗系統。從此,他步履不停,突破系列關鍵技術,育傑出人才,鑄國之重器,為祖國海疆鑄造千里慧眼。

      9月29日,中共中央宣傳部發布關於授予劉永坦“時代楷模”稱號的決定;當天晚上,CCTV-1《時代楷模發佈廳》播出了矢志築牢祖國“海防長城”的傑出科學家劉永坦院士的先進事蹟……

      中國的海岸線,長達一萬八千多公里,從1840年到1940年的100年間,西方列強和其他國家,從海上入侵我國達到479次,入侵艦船達到1860多艘次……歷史一次又一次警示我們,沒有強大的海防,就沒有穩固的國家安全。

      1982年,中國簽署《聯合國海洋公約法》,使我國擁有了12海里的領海權和200海里的專屬經濟區。200海里怎麼管?中國的海疆怎麼守?

      上世紀八十年代,一位科學家從零開始、艱難探索,帶領團隊為祖國築起了一道堅實的“海防長城”。他就是中國科學院與中國工程院、兩院院士劉永坦,近日,中宣部授予他“時代楷模”稱號。

      1936年,劉永坦出生在江蘇南京一個知識分子家庭,然家國蒙難,民何以安。劉永坦出生僅僅一年後,慘絕人寰的南京大屠殺就發生了,從還是個嬰孩開始,他就與父母一起輾轉各地不停逃難,戰火紛飛、顛沛流離,是他對童年最深刻的記憶。父親常常告訴劉永坦,科學可以救國,可以振興中華。“你們把書念好了,將來就能夠實現強國的願望,國家強大起來了,老百姓才不會這麼受欺負。”從此,“把書讀好報效祖國”成為少年劉永坦唯一的志向。

      1953年,劉永坦高考考出優異成績,懷着當一名“紅色工程師”的志向,報考了哈爾濱工業大學。17歲的他背上行囊,從温暖的南國踏上了前往祖國東北的列車……而這一走,他把整個人生獻給了新中國的國防事業。

      1978年,已是哈工大副教授的劉永坦,以優異的成績通過選拔來到英國進修。在這裏,他看到了我國雷達技術與國外的巨大差距……劉永坦看清了現代雷達的重要發展方向,“中國必須要發展新體制雷達!”

      1981年,劉永坦帶着建造中國人自己的“新體制雷達”的宏願,踏上回國的路。當時正處於改革開放初期,為了能爭取科研立項,劉永坦一趟趟地跑北京,詳細闡釋新體制雷達的優越性、可行性。

      有人質疑,“美英都沒有這種新體制雷達,我們為什麼要花巨資研究?”“這是完完全全從零起步,甚至極有可能幾十年下來,都沒有任何成果……”“如果研究不能成功,鉅額資金豈不打了水漂?”

      面對種種疑慮,劉永坦沒有放棄,他一趟趟地跑,一遍一遍地解釋、演示。

      1982年秋,轉機終於出現——新體制雷達項目終於得到了相關單位的認可,尤其是受到為“兩彈一星”作出重大貢獻的陳芳允院士的高度重視。

      在國家的支持下,十個月時間,劉永坦組織的六人團隊就拿出了20多萬字的《新體制雷達的總體方案論證報告》。當時沒有計算機、沒有打印機、沒有雪白的A4紙,這份論證報告是一筆一劃在稿紙上手寫的。順利通過專家們的評審後,中國的新體制雷達創新之路,終於正式拉開了帷幕。

      建設新體制雷達實驗站選址地遠離人煙,大家住在四面漏風的簡易房子裏,一天工作十幾個小時,一干就是幾個月。常年的超負荷工作,劉永坦患上嚴重的腰椎間盤突出,他強忍着病痛,終於在1989年,帶領團隊在山東威海建成了我國第一個新體制雷達站。

      然而,對54歲的劉永坦來説,這只是攻克新的技術難關的開始,令人一次次沮喪的是,雷達接收到的全都是海浪的回波,要想從數以億計雜波中鎖定目標,簡直就是現實版的大海撈針。

      1990年4月3日,荒蕪的海灘一掃往日的寂靜,屏幕上出現了一個小小的光點,當他們確定這就是,新體制雷達技術探測到的海上遠距離目標時,激動地抱頭痛哭。

      1991年,該項目榮獲國家科技進步獎一等獎,同年,劉永坦當選為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院士),1994年當選為中國工程院首屆院士。年近花甲,功成名就,很多人以為劉永坦該歇歇了,但他又給自己定了新的目標,為國家研製出一套能佈置在我們國防海防線上的可供實用的裝備工程。

      劉永坦帶領團隊轉戰到條件最惡劣、最艱苦的環境之中,可他們誰也沒有想到他們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困難,而且這一干,竟又是20個春秋……

      劉永坦(右一)與團隊成員在一起 (圖/哈爾濱工業大學)

      劉永坦和團隊20多名成員一起,住在連火車都不通的偏僻海邊,拼着、搏着、戰鬥着。他們每天三班倒,日夜奮戰,終於在2011年秋天,成功研製出了我國首部具有全天時、全天候、遠距離探測功能的對海新體制實裝雷達,實現了國家海防預警科技的重大原始創新,使我國成為極少數掌握遠距離實裝雷達研製技術的國家之一。

      劉永坦望着浩瀚、洶湧的大海,長長地吁了一口氣,他終於完成了多年來的宏願,也完成父親對他的囑託“為中國人做點事”。

      2019年1月8日,83歲高齡的劉永坦獲得2018年度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在萬眾矚目的大會上,劉永坦謙虛地説:“我只是一名普通的教師和科技工作者,這份殊榮不僅屬於我個人,更屬於我們團隊,屬於這個偉大時代,所有愛國奉獻的知識分子!”

      2020年8月3日,他和妻子馮秉瑞教授相互攙扶着走進哈爾濱工業大學行政樓,將國家最高科學技術獎800萬元獎金全部捐出,用於哈工大電子與信息學科人才培養。

      劉永坦曾説:“我們怎麼才能使國家強大呢?那就是每個人,都要按自己的努力去做,我覺得我做自己這個項目,本身就帶來了很大的精神上的愉快,對一個知識分子來講,做這些事對國家有意義,我覺得這是最大的報酬。”(來源:人民日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