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申通 > 威海視界

威海風味,盡藏秋天裏!

2021-09-26 編輯: 仲鶴

秋日裏,陽光給萬物鍍了一層金色,空氣清爽,海風微涼。威海秋天的風物,也正如秋天一般,不疾不徐地等過整個夏季,攢出香氣悠長、滋味雋永的“秋味兒”。

威海的秋·清甜

如月光沁心脾

當威海人的喉嚨被略帶涼意的秋風吹得幹癢,他的第一反應不是“該把圍巾找出來戴上”,而是“等下要買幾個只蘋果晚上吃。”

……

北緯37°,是蘋果的黃金種植帶,也是威海蘋果的核心產區,威海境內羣山起伏,享受臨海的空氣温度,卻又能遠離海風的干擾,造就了這裏紅富士的獨特味道。

蘋果直接吃,一定要大口大口的,汁水在口腔裏痛快地迸發,把五臟六腑都灌溉了個徹底。皮薄肉脆,每一口吃起來都嘎嘣脆,在口腔中奏起嘹亮的交響樂,果肉細膩無渣,恰到好處的酸甜平衡將蘋果的本味完全釋放出來,並不是膩人的甜,而是清冽甘甜。

你是不是還記得,放學回家的餐桌,晚飯後的茶几上,總是少不了一顆顆剛剛削好,或是被切成一芽一芽的蘋果。因為氧化而有點泛黃的顏色,酸酸甜甜的口感,那都是“媽媽牌”蘋果獨有的味道。而被媽媽們催着吃蘋果的記憶,大概也是很多人所共有的童年情結了。

威海的秋·風骨

是苦澀的倔強

威海的秋天,是有脾性,有風骨的。

就像那枝頭長紅的柿子,飽含着一股澀意,還偏要人費些功夫才能摘下來,抑或再等上許久,才肯把鋪天蓋地的澀意換成一汪紅蜜。

柿子的澀,幾乎是叫人試過就會“留下陰影”,只是堪堪入嘴,不需細嚼,“漤(lan)柿子”的澀便鋪滿整個口腔,邊邊角角也不放過。

柿子的“澀”,總叫人想到一種“尚未完全”的狀態,澀是成熟前必經的狀態,更具有生命力,比起“軟柿子”的“甜俗”,青澀的柿子更有風骨可言。

懂了柿子的“澀”,就能懂那種千呼萬喚始出來的“甜”,如果沒有起初時的澀,那麼之後的甜,就甜的太單調無聊了。

威海的秋·體貼

似軟糯的慰藉

青皮無花果,是威海秋天的恩物。威海的初秋幾乎是被賣無花果的大叔喊來的:“唉——一無花果耶,又大又甜的秋果,今早剛從樹上摘的,扒一個嚐嚐!”那叫賣聲越清脆越有腔調,那無花果就顯得越清甜誘人。

剝開果球,千絲萬縷。不過,最適合秋天的吃法,還是“冰凍無花果”,稍軟的果子剝皮後放進保鮮袋,扔進冷凍室裏,凍好後拿出來,微微化冰的時候,一口咬下去,又沙又糯,別有一番風情。

威海的無花果幾乎都是“半野生”的狀態,從鄉間的路邊經過,空氣中都飄散出無花果的香甜。它的根莖會分泌一種白色的液體,對蟲害有輕微的腐蝕作用,這造就了無花果很強的“生命力”,過去被人們栽種在房前屋後,幾乎不用怎麼打理,到秋天就能大飽口福了。

柔軟,甜糯,都是最撫人心的,不過,對威海人來説,一顆軟糯貼心的無花果,還可以更豐富。無花果乾、無花果酒……都是無花果在以不同的形式傳遞着軟糯的慰藉。

威海的秋日,是一種“恰好”,清甜得恰好,才可潤心脾,苦澀得恰好,才可有餘味,軟糯得恰好,才可撫人心。(Hi威海客户端記者 鞠磊/文 李信君/圖)